>科技>>正文

AR,自拍的克星?

原標題:AR,自拍的克星?

【獵云網】11月4日報道(編譯:小豬配齊)

編者注:本文作者Dana Loberg是AR通信平臺Leo AR 的CEO兼聯合創始人。

我們可能正處于從“我”到“我們”文化的轉變之中。很多文化評論員已經注意到大部分人類蜷縮在科技設備前,孤立無援,對外界和周圍的活動視而不見。雖然這樣的現象可以讓人類將敏銳的注意力集中在手頭的工作上,但同時也形成了一種冷漠的感覺障礙。

AR的出現正在改變這一切。 AR技術改變了我們和移動設備間的關系。我們不再束縛于只在移動設備上打字。相反,由于AR可以將我們的屏幕置身于實際存在的周邊事物之中,移動設備的鏡頭開始成為們的主要平臺和端口,幫助我們向外看。

自拍之死

我們生活在一個自拍的世界里。Instagram,一款基于表演型自拍的應用程序,展示了一個人精心策劃的生活,正在成為互聯網上最受歡迎的移動應用。自拍是Snapchat和App經濟的發展燃料。第一批由AR支持的應用可以讓用戶使用動物或者卡通圖案的面容,也可以讓他們在屏幕中試穿不同的衣服亦或者覆蓋不同的妝容。但這些只是開始。

下一批的AR熱潮將會用操控周圍環境來取代自拍。當用戶實現用AR技術來讓恐龍出現在臥室、外星人出現在客廳的時候,Snapchat或Instagram類的濾鏡將會成為過去式。視頻會議將會進入更高級的階段,就算人在2000英里外,也可以通過AR技術出現在會議室中。人們甚至無法辨別出你照片和視頻中的虛擬事物,出現在你客廳的梵高作品就如同盧浮宮中的真跡一般。

從定義上來說,自拍是一種以自我為中心的行為,是關于自我的。而AR則是關于周邊空間的控制和體驗。當AR技術日漸成熟,鏡頭、處理器、傳感器變得越來越高級,我們將完成從自拍的個人主義世界過渡到AR的公共世界。

理解環境

此外,AR也是一種對眼前世界的視覺化和3D化。舉例來說,AR能夠展示醫生和醫學預科學生心臟是如何運作的、血液是如何在血管中流動。因為AR技術是從“我們”的角度出發,所以也可以被用于更多的公共用途,例如AR也可以被運用于災難救援。

當救援人員在援救地震受害者時,余震及損毀樓宇將會讓救援人員處于危險之中。使用AR技術,在受災地區的人可以將自己的周邊環境分享給別人。處于安全地區的人則可以幫助救援人員評估需要重點關注的內容以及對受災地區進行準確分析。如此一來,便可以在地震和洪水等災害來臨后進行更高效的救助。

改變物理空間

運用AR技術,我們將不再需要向下看或點擊小屏幕上的小圖標,以達到使用目的。相反,我們可以用身邊的世界來做交易、寫郵件、與朋友聯系...等一切我們現在仍需要在屏幕上完成的事情。

與此同時,我們可以在物理空間中操作計算機相關的任務。計算將可以在物理性的桌子或者某個建筑的一側上來完成。這就會引發更多的物理動作,與環境進行更多的互動,同時在日常生活當中可以更具創造性。

AR聚焦我們對整理空間和風景的關注度,而不是自我(或者是自拍)。這些風景不僅僅只是關于自身(或者說我們最關心的自拍),而是關乎我們的朋友、鄰里和社會。我也希望AR能創造出一個數據化的外部世界,能讓我們更好的表達我們是誰、我們想要成為誰、以及我們想生活的環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快乐扑克山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