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正文

歷經32年,澳大利亞玩家打造“世界最大私人電子游戲收藏館”

原標題:歷經32年,澳大利亞玩家打造“世界最大私人電子游戲收藏館”

一個男人和他的18000盤游戲。

32年前,一位12歲的男孩對他媽媽說:“我想要把電子游戲全部收集起來”。

32年后,男孩實現了自己的諾言。超過18000款電子游戲,以及規模龐大的游戲主機、掌機和街機收藏,使他榮膺 “全世界最多電子游戲收藏”的吉尼斯世界紀錄。

這位擁有傳奇經歷的男人,就是澳大利亞玩家喬爾·霍普金斯(Joel Hopkins)。

在澳大利亞建立起自己的“電子游戲王國”

“沒人能想到一個澳大利亞人會擁有世界上最大規模的游戲收藏,這會讓你覺得難以置信的。這里的游戲賣的太貴了。在美國,很多跳蚤商店以1-2美元的價格出售游戲,這在我們這里是不存在的。”喬爾這樣描述澳大利亞的游戲收藏環境。

喬爾的家位于澳大利亞墨爾本市的郊區,現年44歲的他,已經將自己的大半輩子都投入進了他的游戲收藏事業中。雖然他沒有債務,但也沒有一點存款——除了房子和車之外,他將所有收入都投進了自己的游戲收藏中。

他甚至為此將自己的家建造成了一座“電子游戲收藏館”——喬爾自己設計了整個房子的結構,并且參與了建筑材料選取和房屋施工的全過程。每一個房間的設置,乃至于每一個架子的擺放,都由他參與完成。

喬爾將自己的收藏根據類別和廠商進行劃分,分別存放在不同的區域中。

老式的游戲電腦放在一起,各種玩家們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主機和游戲則根據索尼、微軟、任天堂、世嘉等不同平臺商存放在不同區域中。此外,他還有一間寬敞的街機室,里面存放了各種他熱愛的街機,閑暇時候他和他的家人們就在這里盡情玩耍。

喬爾和他的“Last Gamer”

不久之前,喬爾剛剛拍攝了一段長約20分鐘的視頻,他在視頻中展示了自己的一部分游戲收藏。

在接受外媒采訪時,喬爾曾經談到過他在網絡上展示收藏的原因,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為了和其他收藏者們“競爭”,但并非源于虛榮,而是一種責任感。

“我從沒見過別人能像我一樣的。”喬爾這樣說。“我不想炫耀什么,畢竟我也是個普通人。但我在Youtube上看到別人的收藏品的時候,我有時會覺得‘這也沒多少啊’。另外,我發現大家很喜歡回顧電子游戲,但是有人在杜撰一些東西,他們談到的一些事兒是錯的,這讓我有點生氣。”

這種對于信口杜撰的憤慨,使得喬爾決定開始建立自己的Youtube頻道“Last Gamer”,并且利用自己豐富的游戲知識和游戲收藏來正本清源。那一年,喬爾已經41歲了。

目前為止,他的Youtube頻道訂閱數有56000左右。這個數字在游戲領域不能算是很多。盡管如此,喬爾依然覺得十分滿意。

“這還只是剛剛開始。我會繼續做下去的。”

純真時代的美好回憶

上世紀70年代,喬爾第一次接觸到了雅達利VCS游戲機,從此開始了他的電子游戲之路。到十幾歲的時候,他開始從網絡上下載游戲玩——當然是盜版的。喬爾很懷念那段過去的時光,“我現在對盜版游戲深惡痛絕,但當時真的是一個純真的時代,那是一段美好的時光”。

上世紀90年代早期,他開設了自己的電子游戲商店,從海外進口電子游戲銷售給澳大利亞的玩家們。“我進的第一批貨是300盤《街頭霸王2》,用了兩周時間就賣光了。不為了賺錢。只是為了看到這個國家的人們從各個地方來到我的小店里買游戲。那真是美好的歲月。”

時至今日,喬爾依然保存了許多30年前自己玩過的游戲。其中最讓他奉為至寶的,是他最早收集到的《塞爾達傳說:眾神的三角神力》,以及他媽媽送給他的《最后的忍者》(The Last Ninja)。

“這些游戲是無價的。”他說。

喬爾毫不掩飾他對于那個逝去的年代的熱愛。他用《星球大戰》和《星際迷航》的海報,各種日本和美國的游戲周邊和流行文化紀念品一起,將自己的房間裝飾成了一間上世紀80-90年代的紀念堂。

“那時候沒人清楚能用電腦做些什么。你和其他人交流的時候,沒人能想象得到未來會如何。上世紀的80年代,就是有著如此繁多的可能性。總有大事件發生。現在已經不再有那么多的突發事件了。世界變得越來越好,但我覺得它沒那么讓人驚喜了。”

盡管如此,喬爾依然沉浸于電子游戲所帶給他的美好回憶之中。他曾經邀請朋友們來自己家中,一起玩《戰爭機器》,那樣的快樂感受讓他忍不住掉下淚來。

“那時候,我們從晚餐之后開始玩,幾乎一直玩到第二天早晨。而現在,當我走進這里,我常常會打開游戲,只為了聽聽其中的音樂。”

無論美好或是苦澀,喬爾都堅信自己必將繼續前行。

“沒什么比擁有一整個 ‘游戲圖書館’更讓人歡欣鼓舞的了。現在我已經離不開它們了,并且越陷越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快乐扑克山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