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黃奇帆:面粉不能比面包貴 降低營商成本上下有共識

原標題:黃奇帆:面粉不能比面包貴 降低營商成本上下有共識

【財聯社】(記者 許禎)“如果面粉比面包貴,不僅造成營商環境惡化,還在主觀思想上造成制造業無心發展、熱衷房地產、賺快錢”,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在第五屆中國智慧城市創新大會上這樣表示,降低營商成本這件事,上下都有共識。現在,不論是企業還是地方政府,誰都說要降成本,但解決這些問題,主要靠地方,不能把問題解決的方向對外,不問自身可做什么,全部希望中央幫忙解決。

在黃奇帆看來,目前營商環境存在“五高”問題,而這些問題的解決80%不是靠中央、不是靠國家,而是需要靠地方政府改進管理,靠改變企業自身的運行方式和機制。

比如物流成本,全國物流成本占GDP的15%,在世界上比較高,原因是什么?有三塊,一是鐵路、公路、水運、空運結構不合理,鐵路運能大、運費低(是公路的1/5),我們的鐵路那么發達,貨運量只占總運輸量3%,為什么?可不是鐵路部門不想運,實際上是最后一公里沒到位。大型工廠、貨場基地以及開發區幾乎都沒有鐵路進去,企業圖方面,卡車上貨點對點,成本就高了。

二是多式聯運、無縫對接不到位。

三是產業鏈布局不集約一體化。東邊往西邊運、西邊往東邊拉,往返重復。這些成本其實就是地方政府和企業能夠解決的問題。

又比如土地房產成本高,土地批租收入作為地方預算外收入歸地方,地價高房價就高,房地產成本與規劃有關、批租方式有關、房產商買土地的資金融資方式有關,都是地方政府可以解決的。

再比如“五險一金”高,一方面有費率問題;另一方面還有費基問題,怎么算費基,大概念是地區職工平均收入為費基,你是把金融業等社會收入較高的人群與工商產業職工平均作費基,還是以產業工人平均數作費基,其高低有很大的不同。

其他還包括制度成本、金融成本,辦一件事讓人跑幾次成本就高,只跑一次成本就低,金融生態好、品種結構好、服務體系健全等等,都是地方政府可以解決的問題。

因此,黃奇帆建議,降低經濟運行成本、要素成本稅費成本和制度成本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義之一,拉弗曲線、三去一降一補講的也是這件事。

未來要實現五個低營商成本,包括:一是稅費成本低,對地方來說除了減稅,更多的在于費的實質性降低。二是物流成本低,物流成本的下降主要靠地方政府,要形成鐵路、水路、公 路、航空的無縫對接,要著力建設最后一公里物流硬件,要形成2小時半徑的上中下游產業布局。三是金融融資成本,主要在融資結構優化、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和信用體系建設等方面下功夫。四是土地房產成本,要在按揭貸款、地價控制、買地資金來源等方面予以控制。五是勞動力供應成本,要在最低工資標準、五險一金的費率和費基上做文章。

不僅如此,黃奇帆表示,招商服務也是一種營商環境。招商中要遵循同等國民待遇、準入前國民待遇、尊重知識產權等原則,要搞好系統設計、互惠互利、資源互補。當下,在招商中要特別突出六個方面:

一是以產業鏈招商,形成上中下游產業鏈的優化配置。企業有利可圖,愿意集聚在一起,招商就能事半而功倍。一個能上下游互相配套的、有較大市場規模的產業鏈體系,往往具有較強的產業集聚能力,能實現資源優化配置、降低運行成本,而這正是吸引世界級巨頭的“撒手锏”。

二是以資本注入式招商。招商引資往往關注的是引進資金、資本,但在資本的時代,更應該關注引進能駕馭先進技術、人才、產品和市場的一流企業,并以本地能集聚的資本吸引這類企業。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的項目往往投資額都很大,只靠企業自身的資本積累是難以持續投入的。比如液晶面板,中國缺口巨大,但投入一個項目少則三四百億元、多則五六百億元。盡管這類產品市場短缺、效益前景良好,但由于資本、技術門檻高,有能力干的企業并不多。所以,這樣的項目既要資本市場的資金供給,又要有高科技企業的技術供給,還有產品供不應求的市場供給。

三是以牌照資源補缺式招商。包括上市公司、金融牌照、現代服務業牌照等重要的政府許可性資源,吸引沒有這種資源的內外資企業過來,通過捆綁項目或其他資產方式“投桃報李”,互相優化資源配置。尤其對差一口氣就談成的項目,在沒有這類政府許可性資源的情況下,承諾幫助企業向國家爭取所需牌照也是一個辦法。

比如,一個大型企業集團,全國有幾十個工廠,每年幾千億產值,這么一個龐大的系統,沒有財務公司的,我們支持他辦一個財務公司的牌照,財務公司要人民銀行、銀保監會批。我們幫助做好具體的溝通,以期有關部門批準。這也是招商引資的合理措施。

四是以收購兼并式招商。對現有的國有、民有企業資產,轉讓部分或全部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是國內外流行的發展方式。對在本地發展不好的企業,可以通過引進國內外企業直接收購兼并掉,一方面盤活了企業,另一方面還引進了新的資本。對在外地或國外發展困難的企業,如果對該企業的行業特征、核心技術、市場前景、財務狀況都有實質性的了解的情況下,方向看清楚了,也可以直接買斷對方的控股權、整體搬到本地來生產。

五是PPP合作招商。只要公平公正、風險共擔、利益共享,可以讓社會資本參與政府公共服務項目,這是合作共贏的招商。關鍵是要做到“五種平衡”:第一,凡市場化收費可以平衡投資的,比如高速公路項目,就完全放開,由市場主體來做;第二,凡當期收費較低、暫時平衡不了的,像供排水、停車場等項目,就可以通過逐步調價的措施,使項目最終形成投入與產出的大體平衡;第三,凡是由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務、不能收費的投資項目,要通過政府采購、分期付款的方式,把一次性投資變成長周期的公益服務采購,以時間換空間,形成長周期的投入產出平衡;第四,凡是特別大的投資項目,比如地鐵項目,沒有條件以采購方式推進運作的,政府就應配置土地等相應資源,使其平衡;第五,對土地開發整治等收益很高的公共服務項目,政府要限定投資者的收益幅度,不能損害公共利益,否則就是搞利益輸送。推進中,要注意嚴防“形股實債”的PPP,不得以任何方式承諾回購社會投資的投資本金,不得以任何方式承擔社會資本的投資本金虧損,不得以任何方式向社會資本承諾最低收益,不得將項目融資償還責任交由地方政府承擔,防范社會投資方在實際經營中亂收費、防止同類項目不同標準、防范灰色交易、防范項目遇自然災害等不可抗力因素出了問題撒手不管。

六是產業引導基金招商。產業引導股權投資基金具有“四兩撥千斤”的功效,一般會產生1:3或1:4甚至更高的杠桿比。政府出資30億元,憑借良好信用,通過杠桿撬動,可吸收100多億社會資本參與,整個投資基金規模就會變成150億。這種放大效應,使財政資金可以更多投入到各種技改、科研成果產業化過程,還能推動企業重組和并購。同時,股權投資基金本身是一種市場化選擇機制,具有優勝劣汰功能,由基金管理人選擇項目投資,總體上會選到技術含量高、市場前景好的優質項目,從而助推產業結構調整和優化升級,是一種優秀的招商方式。

黃奇帆強調,在招商引資中,要把是否有利于產業結構調整和帶動就業作為重要條件,要確定“三不招”、“五不搞”原則:不符合產業政策的不招、過剩產能和產出強度不達標的不招、環保不過關的企業不招,避免了“撿到籃子都是菜”。與此同時,不搞血拼優惠政策的“自殘式”招商,不搞眾籌招商,不搞P2P招商,不搞炒地皮,不搞炒房招商,防止招商引資的惡性競爭和亂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快乐扑克山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