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湖南三少年教室服藥事件:一少女死亡 門衛同學藥店等層層失守

原標題:湖南三少年教室服藥事件:一少女死亡 門衛同學藥店等層層失守

文 | 張新發 編輯 | 馮翊

唐海坐在一張木椅上,一身黑色服飾,面色疲憊。他的女兒唐心是湖南衡陽成章實驗中學的一名初三學生,此前因服用160多顆秋水仙堿,被宣布腦死亡。

事情發生在10月15日的晚自習課間。與唐心一起服藥的還有同班兩名男生,他們因服用劑量少,沒有生命危險,在院治療。

唐心留下了一封“遺書”:“因為個人原因,我選擇了這種極端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其中原因也有方方面面。”

遺書沒有透露結束生命的“個人原因”是什么,也沒有說明導致壓力太大的“方方面面”是什么。

唐海知道,唐心順利地買到了導致她死亡的藥。他在監控視頻里看到,10月15日中午,唐心和三名同學穿著校服在距離學校644米處的潤芝堂藥店里購買了4盒秋水仙堿——這是一種治療痛風疾病的處方藥。作為住校生的唐心及其同學本應被嚴禁出門。按照學校規定,住校生在校期間全天禁止外出,出門時,門衛必須詢問出門理由或查看有老師簽字的請假條,若無正當理由及請假條則可拒絕外出請求。

一名在在成章實驗中學走讀的初一男生證實了這一規定,他告訴后窗,每個學生都有校園卡,學生進出校門時,必須把卡拿出來給門衛看。

而學生每次刷卡出門,家長的手機會自動收到學生刷卡出門的短信,一般來說,家長會打電話給學生詢問理由。之前,唐心曾刷卡出門,她母親會打電話給她詢問,得到的答復是去辦學校的事情。

(唐心所在的學校大門。張新發 攝)

唐心和及其同學順利通過了門衛這一關,在潤芝堂藥店,他們沒有出具處方,但也分批次在不同藥店成功買到了藥。

通過藥店的監控錄像,唐海看到,穿著校服的學生進店后,售貨員沒有與他們多做交流,兩家藥店向他們出售了8盒。整個過程持續一分鐘左右。

雁峰公安分局刑事技術室提供的《現場勘驗情況》文件顯示,警方在唐心和同桌的課桌中間的黃色垃圾袋里,發現了被開封使用的12盒秋水仙堿,一盒20片,在唐心的書包里還發現了一本《法醫學》和一些遺落的秋水仙堿藥盒等物品。澎湃新聞報道,當地公安和藥監部門已對涉案的五家藥店進行立案調查。

《后窗》曾試圖聯系唐心的幾名老師,詢問她生前在教室里發生了什么,遭到婉拒。

唐海準備控訴校方和藥店方。代理該案的劉姓律師在警方查看監控錄像時也在場。錄像顯示,第一節晚自習下課后,一名高個子男生走到一名坐在教室后排的男生旁,推了這名男生幾次肩膀并遞了一瓶礦泉水。隨后,這名男生拿出一把疑似秋水仙堿藥片吞食,過程大約一分鐘。吃完藥后,這名男生在教室里走動,直到上課鈴響后回到座位。

唐心走到一名坐在教室前排的女生旁,拍了一下該女生的肩膀,這名女生跟著唐心走出班級,隨后一名男生也跟著唐心走了出去。彌留之際,唐心告訴唐海,她和這名一起出去的男生,在教室外的走廊里服藥,她一口氣吞下160多顆藥,與唐心一起出去的女生在走廊打水處大打了水,遞給自己喝。大約四五分鐘后,他們一起回到教室。

此時,班級里一位女老師在一名學生的桌前輔導作業,60多位同學在教室里進進出出,嬉戲打鬧。上課鈴響后,學生才回到座位上安靜下來。

沒有人察覺到這三名同學的大劑量服藥行為并提出異議。

吃完藥的唐心回到教室后,與同學“有說有笑”,第二節晚自習也正常上課。下課后,唐心沒有回宿舍,留在座位上寫字。夜里10點多,回宿舍后的唐心出現藥物反應,上吐下瀉,凌晨1點,室友撥打了120急救電話和唐心父親的電話。

“如果有一個人向老師或者家長反映情況,”唐海說,“悲劇就不會發生。”

這起事件中,除開服藥的人,算上學校門衛,在場的同學、老師,以及買過藥的5家藥店,至少有4道防線可以阻止這一悲劇。

送醫后,唐心被診斷為“藥物中毒(秋水仙堿)”。“她不知道這件事情有多嚴重,”唐海說。接受警方詢問時,唐心說“我搜集錯了信息,我看到200顆是致死量,我才吃了160多顆”。

(警方在唐心書包里發現的《法醫學》以及課桌中發現的秋水仙堿藥盒。受訪者供圖)

就醫三天后,醫院發給唐海一份《病危告知書》,稱病人已出現“心肌損害”,會繼續出現“多功能器官衰竭”、“致死性心律失常”,“隨時可能出現心跳驟停導致死亡”。

唐海不認為女兒想死,她有過求生欲,在醫院積極配合治療,期間有個醫生和唐心交流后,哭著向唐海轉述唐心“不想死”。“不管再難我都會挺過去的”,唐心告訴父親。然而4個小時后,她被宣布腦死亡。

一切無可挽回。

11月2日,唐海來到藥店門口。藥店兩處玻璃門的一處從外面上著鎖,側門的鐵鎖沒有鎖上,店里物品擺放整齊,柜臺前沒有人。藥店大門上方的LED屏幕不斷滾動著“沒有醫生處方,禁止售賣處方藥”的字樣。

唐心的奶奶在門口痛哭,唐心的爺爺抓著藥店老板的褲腰帶,母親在大門處擺放著花圈,蹲著燒紙錢。

10月19日晚,唐海說,成章實驗中學校長來到信訪局,當著親朋好友以及信訪局工作人員的面,提出引咎辭職。

唐心死后,她的好朋友在接受警方調查時,交出了一份遺書。這份落款寫于服藥當天的遺書說:“我知道自己辜負了父母的養育之恩,也辜負了老師的培養,在次(應為‘此’,編者注)我深深的抱歉。”

“我打算放棄生活,結束自己的生命,”她說,“給父母帶來了心理上的負擔,對不起。”

文尾,“再見”的字樣被涂改液蓋住。

以下是唐海向《后窗》講述女兒服藥前后的經歷:

我跟女兒話不多,很少過問她學習的事情,多數是我問一句,她答一句。在醫院的三天,我沒有詢問女兒服藥的原因。

我在衡陽經商,有自己的產業,生活條件優越。女兒從不化妝,我給她買過手表,但她沒有戴過。她喜歡穿寬松的衣服,所有的衣服都看起來大大的。

從小學起,唐心一直擔任班長職務。小學畢業后,我花錢讓女兒上了市里最好的中學——成章實驗中學。

這就是命運,如果沒讀這個學校,估計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唐心讀初中后,也在班上當班長。雖然不是重點班,唐心成績仍然突出,尤其是數學和化學兩門學科。女兒在同學之間有威望,長得高,口才好,沒人會欺負她。

她心思縝密,做任何事情前,事先都會詳細規劃。我記得曾經一次出門,就事先畫好了路線圖和公交的時間表。但她做事很少和我們商量。

關于未來,唐心說以后想從商。學習之余,她做微商掙些錢。我們曾討論去哪里上大學,唐心說自己怕冷不想去北方,想去香港大學。

10月13日,我和女兒聊天。唐心告訴我,長大后想當一名法醫,因為法醫不累,掙錢多。她解釋,法醫學這本書,因為興趣才研究。初三開始,唐心開始學習化學,他買了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罐裝物品,在自己的房間做實驗。

我又給唐心報了英語補習班,每周六上午去上課。我后來才知道,10月13日周末,女兒在家附近的一個藥店分兩次買到三盒秋水仙堿。

(向唐心及其同學售賣過秋水仙堿的涉案藥店。張新發 攝)

初三新學期,換了班主任,班主任對學生成績抓得很緊。同時,學校增添了課程,增加了晚自習。女兒有一個我不知道的QQ群,這個群沒有老師和家長,只有班級的學生,名為“The two nine three”。群里,很多學生向有關部門舉報學校加大學習任務的事,沒有得到解決,一些學生受了處罰。唐心在群里說,那個人真幼稚,舉報了還到處亂說,不治你治誰。

第一次月考成績出來了,唐心考了692分,名次從年級40多名掉到第123名。10月13日,我妻子收到公布考試成績的短信后,主動給班主任唐老師打了電話。電話里,班主任批評了唐心。

晚上,妻子給我打電話說了這件事,并在白天說了女兒。事后我想,女兒有自尊心,妻子當時不該這么做的。

唐心非常敏感,質問她媽媽“是誰告訴你的”。那天,唐心哭了。

我和唐心談話得知,年級123名只與年級40名差十幾分,她保證,下次一定會考好。

女兒也有著一顆少女心,喜歡鹿晗和Angelababy,房間里貼了很多兩位明星的海報,擺放了一些動物玩偶。醫院治療期間,唐心在病床上稱身上難受,想看看動畫片,向我索要手機。唐心在我手機上下載了QQ,她說,想在這里看動畫片,她登陸了QQ賬號,看了一眼群聊,把手機還給了我,說不想看了。

唐心多次對醫生說自己想活著,不想死。10月16日下午,一名服藥較少的男生發表了說說,稱自己還沒有死。其中一名同學留言“666”。

唐心有一個便簽本,取名“今日頭條”,其中寫道:“震驚!成章某男班主任竟因成績,把某班某女同學摁在地上錘”。

“震驚!成章293班某男同學李某竟自告奮勇、勇往直前、前后左右、首當其沖被物理老師打手板。同學評論:(畫了一只舉起來的手掌)你看這像什么?”

(唐心的小便簽。受訪者供圖。)

這段時間,我經常看唐心的QQ號,看了她的每一條聊天記錄。QQ群中,唐心說“考成這樣想死的心都有。”隨后,家里開藥店的女生小白說,“我初一時有這個想法,沒敢下手。”談到死法,很多人發言說,跳江、上吊、跳樓、百草枯。

唐心說了一句:”要看死樣。”

一個家里開藥店的小白說了“秋水仙堿”,唐心想和她私聊,小白在群里回復,這種藥,我家沒有賣。

“死”一度成了群里聊得比較熱的話題。如今,QQ群只剩下二十余人,死的話題,不再有人提及。

女兒去世后,我得知,唐心10月14日早晨就服用了4顆秋水仙堿,嘔吐是藥物的副作用,那天上午,班主任還給我妻子打電話,說孩子在學校嘔吐。

妻子去學校領著孩子去附近的診所打針治療,幾個小時后,她送女兒回到學校。中午,妻子給唐心通了電話,女兒告訴她,身體沒有問題。當時我也以為是感冒引起的,沒有再過問。

事發當天下午,唐心把打開的秋水仙堿藥片放在課桌最顯眼的位置。班主任從女兒的課桌旁走過,看到了這些藥片,沒有過問。事后,他對我說:“我以為前一天上午唐心出去看感冒,這些藥片是治感冒的藥,就沒有過問。”

在醫院,唐心說,還有兩名男同學也服用了秋水仙堿。我打電話告知班主任,讓他通知宿管搶救學生,但宿管電話已經關機,無法取得聯系。

這期間,如果有一個人向老師或者家長反映情況,悲劇就不會發生。

唐心去世后,校方帶來了一紙協議,讓我在協議上簽字。我得到了賠償。校方承諾,會開除學校的門衛和宿管員。

唐心的骨灰被安放在一座公墓里,回家后,我燒掉了她的所有遺物,包括那本《法醫學》和手機。她喜歡一個人在房間關著門研究自己喜歡的東西,現在房里空蕩蕩,只有一張女兒曾睡過的床。

(文中人物“唐心”、“唐海”是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快乐扑克山东开奖结果